不可回收垃圾

關於部落格
最近沒啥梗,努力找暴點。
  • 281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夢夜__FF_SC

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凌亂的房間,依稀可見戰鬥過所留下的痕跡,所有的擺設都被破壞殆盡,這樣的場景,不難想像剛剛是經過多激烈的打鬥,四週一片黑暗,只有塞非洛斯的大刀在地板靜靜地閃著冷光。 「在絕對的黑暗領域內,一絲絲的光明有什麼用啊?我另一個半身?克勞德?」抓著克勞德的頭髮,塞非洛斯的唇間沁著殘忍的笑,「不想說話嗎?沒關係,往後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說的。記住,你是我的。永遠都不要想能離開我。」 自己似乎太天真了點....... 這是完全喪失任何反抗意識的克勞德,心裡唯一的想法。 在暗黝的不祥夜裡,月亮沒有升起。許久,被烏雲遮住的月亮終於出現,卻是火紅的月。鮮紅的像是潑了血液,照得到處一片宛如火焚。 也照亮了那道人影。 當塞非洛斯慢慢的走過來,豔紅的眸子滿是瘋狂的邪氣時,他不應該妄想自己能夠打贏他的。但.....他無法忘記自己被奪走的一切。不管是故鄉、家人、回憶還是心...... 「都過了這麼久的時間,你的實力還是一樣呢,克勞德。」銀髮的惡魔高高在上的睥睨身下青年,神情是空白的愉快。 「咳..咳...我的事不用你管。」吐了一口血,失血過多的克勞德臉上一片蒼白。 「怎麼?還有力氣回嘴嗎?」他瘋狂的眼睛閃著清光,「看來我剛剛是太手下留情了。」 一道銀光閃過,冰冷的刀刃穩穩的指在克勞德的胸口。 已經沒有希望了嗎?克勞德愣住了。趁他愣住的霎那,冰冷的劍穿透了他的肚子。他望著自己的血不斷的流向大地,喉間一陣甜腥,流下唇角。 塞非洛斯獰笑著將劍插深一些,「你以為我會讓你死嗎?」 他惡毒的笑著,在低頭在克勞德耳邊低語,「你想太多了,我不會那麼容易放開你的。」 克勞德轉動眼珠,噬血的惡魔,這是他喪失意識前,眼中最後的景象。 等到再一次的睜開眼,映入眼簾的是黑漆漆的房間,按耐不住恨意的他,再一次對站在床邊的塞非洛斯動手,但也只是徒勞無功罷了。自己真是個學不乖的小孩啊。克勞德沉醉在自己的意識裡,直到髮上的疼痛再一次的把他喚回現實。   「這是夢...醒來吧....克勞德.....」惡魔的低語在耳邊迴響,蠱惑著臣服者的心智。 「不過下一次就不是夢了.....」塞非洛斯轉身離開房間。身為思念體的他,無法再夢境中待太久。 不過...快了....離力量恢復的日子就快到了....下一次.....就是再現實中相會了.....離這一天.....不會太久的....... 猛然睜開眼,午夜驚醒的克勞德,搞不清楚現實夢境。 夜深了,滿室薄弱的光華。熟悉的房間擺飾,將他從夢境拉回了現實。這是他的房間,剛剛看見的....是夢..... 沒錯,一切都只是夢。克勞德擦了擦臉上的汗,沒注意到自己的臉色蒼白如許。 看了看床邊的時鐘,上頭的指針指著午夜2點,離送貨的時間還有五個小時。 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過,他再度的躺下身,沉沉的睡著了。 但......夢就只是夢嗎?他沒發現,枕邊掉落的銀色髮絲,隱約的提醒著他,夢不只是夢而已。 所以他當然也不知道,塞非洛斯的大刀就在角落靜靜地反射著白光。 算了.....不知道也好,起碼還有一夜好夢可做。無知是一種慈悲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